欢迎进入名尚莎婚纱礼服官方网站!主营业务:婚纱店加盟,婚纱礼服,婚纱礼服批发,婚纱礼服工厂
   扫码关注新品上市

    联系我们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9:00-21:00
周六至周日 :9:00-21:00
 联系方式
服务热线:13422298663
服务电话:020-34289855
公司网站:www.msshunsha.com
总店:海珠区江南大道北69号
工厂:番禺区上环工业区18号
    新品排行榜
婚纱礼服蓬蓬裙包肩小拖尾婚纱DB57
产品型号: DB57
吊牌价: ¥9680.00
婚纱礼服2015蓬裙抹胸小拖尾婚纱DB36
产品型号: DB36
吊牌价: ¥8680.00
婚纱礼服2015A摆双肩小拖尾婚纱DB50
产品型号: DB50
吊牌价: ¥5580.00
婚纱礼服2015鱼尾抹胸小拖尾婚纱DB35
产品型号: DB35
吊牌价: ¥4980.00
婚纱礼服2015A摆双肩小拖尾婚纱DB28
产品型号: DB28
吊牌价: ¥5980.00
新闻详情

口述中年妇女第一次披上“婚纱礼服”的过程

来源:名尚莎婚纱礼服官方网作者:名尚莎网址:http://www.msshunsha.com浏览数:383 

口述中年妇女第一次披上“婚纱礼服”的过程




那天我去挑婚纱,刚进店,一个迎宾小姐走过来问我,阿姨,您给女儿挑婚纱呀?我笑着看她。如果我早点结婚生孩子,女儿大概也是这个年纪了。人家说得一点也没错。于是我自顾自跑到了后边,看着一件件白纱裙发呆。耳边又传来了话:这是我们的新款,现在小姑娘都喜欢束腰的。这些洁白无瑕,带着褶皱、刺绣、蕾丝的精美纱裙,无疑是时髦的、年轻的。可是在我眼里,它们却格外的圣洁。我执拗的不敢回头,因为满眼都是泪水。




第一次穿婚纱?


也许在别人眼里,一个即将50岁的女人,应该没有什么害怕或者期待的了。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资格惧怕或期待什么。就像是黑暗,孤单,每天都在重复的单调生活,它们就像是你喝下去的复合维他命片,成了你的家常便饭。



我每周都会从网站上订蔬菜,一来二去和送货的小伙子混熟了。他几次对我说,真羡慕我这般自在。我说,你这么年轻我应该羡慕你才对。他摇着头说,女朋友催他买房子,买不起,心里烦。你看,除了惧怕和期待,到了我这个年纪,连烦恼的资格都没有了。有房有车有不错的社会地位,一出门前呼后拥把你供着,你还烦恼什么?



于是每次单位来新人,我都会跟他们谈谈心。他们问我怎么把握好心态,我说人生就像大海,涨潮总有落潮时。你们这个年龄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,而到了我这个岁数,也许人生该做减法了。可为什么,我的心如今起了波澜?为什么会感到孤单?家人和孩子呢?如果我的感情没有破裂,如果我早点结婚生孩子,也许我的生活会是另外一番景象。可哪有什么如果呢?



我算是前几批大学生了。从得知能够继续上学的时候起,我被赋予了很多使命。毕业之后,我主动要求去最艰苦的一线工作,天天和一帮建筑工人混在一起。当时的性别意识蛮模糊的,只要你愿意吃苦,女性的工作机会反而更多一些。每次开饭,我都把安全帽拆下来,抖落一地的灰尘,然后抓起大馒头吃得津津有味。当时大家都叫我“铁娘子”。我觉得这个称谓总比铁人要动听一点,毕竟能听出来性别。尽管如此,好像没有人关心我,作为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孩子,置身于这样的环境开不开心。




也许我都忘记问自己,而是照着大家的选择去做决定,照着父母的意愿去做选择。于是一年之后,我就结婚了。你们没有感情基础吧。所谓的恋爱,是我多年之后,在一些书籍和电视剧里慢慢领悟到的。我自嘲天生缺失这方面的知觉,其实我知道,这是天性。只有当你被外界某些巨大的力量束缚住时,你才会放弃自己的内心声音。




结婚之后,我们就像是第一次被安排见面那样紧张。这种紧张不仅是心情难以放松,还体现在他的面部肌肉上。我曾经仔细观察过他的脸,颌骨很高,于是整个面部被拉伸,一直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,这让他很少笑。不知是出于对环境的不适应,对我的不熟悉,还是他认为放松的状态不利于保持振奋,这让我们的话题很难引起共鸣。往往是,我说点什么,直接被吸收到了沉默之中。只有吃饭了、睡觉了这些话,能够得到零星的反馈。



在那个年代,我对这些人见怪不怪了。但身边躺着这样的一个人,我还是有点压抑。某些时刻,我觉得他不是我丈夫,而是在班上和我成绩咬得死死的竞争对手。这让我有了错觉:我要更努力工作,更严格要求自己。这哪是过日子。我们结婚五年,才有人提生孩子这件事。我忘记了是谁提起来的,只是说出口之后,两个人都如释重负。




特别是那件事,因为有了生孩子的需求,反而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。几个月之后,医生跟我说,你怀孕了。那种感觉很奇妙,好像我身体当中潜藏的母性,一点一点被唤醒了。摸着自己的肚皮,我觉得那是另外一个生命的心跳。我不再是一个忽略性别的铁娘子,不再是一个冷冰冰的螺丝钉,而是一个人—有血有肉、能哺育生命的人。那天回来,我告诉他我怀孕了。我看到他坚硬的面孔,浮现了温柔的光。



那是为数不多的几次之一。也是为数不多的,在我们的婚姻当中,和风细雨的日子。直到我意外流产。这件事对你们有了什么影响?两个刚刚走近彼此的人,一下子又被拉开了。这是一种难以描述的隔阂—对我而言,我开始认识自己的温柔,自己的母性,随着孩子的离开,一下子都消失了。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。也不知道该埋怨谁。对他来说,他那段时间只是说了几句可惜了。我知道他家里人一直想让我们尽早要孩子,来自家里的压力,他是全部自己担着的。




做完手术,我在床上躺了一天。他上班去了,我很渴,却没有力气下床。我昏昏沉沉的,屋里没有开灯,如同我心情一般。风从窗户灌进来,我好像睡着了。我听见孩子跟我说,妈妈我去远行了,你不用来找我了。我揉着眼睛醒来,漆黑一片。转天我就去单位了。我好像是找到了让自己不太难受的方法—把自己当作一块铁。用坚硬去撞击现实的坚硬。我甚至觉得,自己作为女人的使命完成了,作为妻子的使命也完成了。这让我们的关系,变得更加陌生。



也就是从那之后,我们俩有了更多的理由忙自己认为重要的事。我接着去工地指挥,他下海去做生意了。我们的家变成了两个人的旅店—我们在这一点上很有默契,回家的时间总是被巧妙地错开。谁也不会表达任何的想念之情—好像这些温柔的语言,从一开始就是没有必要的。是谁选择了终止?



好像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年。可我总觉得,是眨眼之间的事情。有一天他跟我说,要跟我谈谈。我的第一反应,就是离婚。他说家里人希望他有个孩子。我说我们离婚吧。在那个年代,离婚是件大事。特别是对女人来说,离婚好像是一件被羞辱、被否定、无法重新来过的过错。可我当时的状态,却是木然的。



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我不想给他生孩子,他需要有人给他生孩子。就是这么简单。离婚之后,你的生活怎么样?很奇怪。我30多岁的时候,还有人旁敲侧击地问我,要不要找个对象。40岁出头的时候,有个工会大姐比我还着急,总想给我安排相亲。等我过了45岁,这些声音渐渐都淡了。




就像是我说的,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好像你的人生,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:你应该学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,不争不抢不计较。放在感情上,你甚至要修炼成为一个感情专家,再多的难事,在你眼里都跟水一般的清澈。什么爱情,什么婚姻,都不如一个人过得自在开心重要。事实上我一直是这么要求自己的。一个人下班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去电影院看电影。逢年过节朋友亲人围绕在我身边,可我觉得我其实还是一个人。


话虽如此,你还是恋爱了。


这算不算是人生的意外呢?他两年前从海外落叶归根,一下飞机就被朋友安排和我们聚会。从最开始的工作接触,到后来吃饭聊天听音乐会,这个男人始终出现在我的生活当中。他不是显山露水的存在,而是舒适地站在角落里。我开始拿他当朋友,我想他起初也这样想,不知道是谁一句玩笑话,让我们的关系变得有点尴尬。


去年我的生日,我收到了他的花。这是我人生里收到的第一束花。看着少女般粉嫩的花蕾,我特别想笑。心中却有一种东西,慢慢地荡漾出来。今年我的生日,他跟我说,我们结婚吧。我竟然不假思索地对他说,好。说完这句话,我自己都有点惊讶。阿德说,再婚,担心的是老调重弹。缺少婚姻的成长过程,一般人很少有自信能去改变别人现有的生活方式,脾气性格。无奈下,会无形中设置些条条框框的思维去选择人。



在闪过爱情就直奔婚姻的模式下,能找个因爱我而改变自己,融入自己,这样的人很是稀缺。退而求其次,找个能包容自己缺点的人,也不错。太挑剔或想凑合下的再婚,其间酸楚自己知。婚姻是博弈,犹如在百米陇间小道上挑选一支稻穗,过早挑选,怕后面有更饱满的稻穗后悔,挑选晚了,只能到路尾才匆忙弄一支稻穗。

    你会喜欢
在线客服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10:00-19:00
周六至周日 :10:00-20:00
 联系方式
客服热线:13808890326
邮      箱:1939909084@qq.com
全国店面分布